• <table id="c576z"><ruby id="c576z"></ruby></table>

    <td id="c576z"></td>

  • <td id="c576z"><option id="c576z"></option></td>
  • <pre id="c576z"><strike id="c576z"></strike></pre>

    正在閱讀:

    美聯儲加息進程可能會有意外的“第四階段”

    掃一掃下載界面新聞APP

    美聯儲加息進程可能會有意外的“第四階段”

    美聯儲的預期將會落空,因為本輪通脹具有很強的頑固性。

    美聯儲大樓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文丨張濤、路思遠(中國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,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)

    去年12月美聯儲公布的預測顯示:至今年年中,美國PCE同比漲幅將回落至3%左右的水平,同期美國失業率還不會大幅抬升,即美國經濟能夠初步實現“軟著陸”。但是克利夫蘭聯儲的近期研究顯示,聯儲的預期將會落空,因為本輪通脹具有很強的頑固性。

    數據來源:FED

    我們收集了1960年以來美國歷次通脹的情況,結果顯示,美國通脹觸峰后的降速基本要慢于觸峰前的漲速,例外情況則是出現2008年次貸危機那樣的極端事件,通脹才會加速下降。如果剔除2008年的通脹周期之后,以每輪通脹峰值為中心的25個月間的通脹變化情況是,通脹峰值平均為6.7%,較12個月前提高了2.4%,通脹觸峰后12個月后平均回落2.1%。若按照此規律來推算,假定本輪PCE峰值就是2022年6月的7%,那么到2023年6月,通脹大概率只能回落至4.9%,大幅高于美聯儲預計的3%。

    數據來源:Wind

    除了上述經驗規律所涵蓋的通脹數據本身潛在變化軌跡之外,造成本輪通脹頑固的重要因素之一,美國勞動市場供需失衡下的工資薪酬的潛在上升壓力。例如,參照美國前財長薩默斯的方法,以2015年至2019年期間美國私營企業工資薪酬增長情況為基線(剔除通脹因素),伴隨美國通脹的飆升,自2021年4月份開始,美國的工資薪酬就持續低于趨勢性水平。截止到目前,偏離幅度已經擴大至4%。

    換而言之,在目前的通脹水平下,美國工資薪酬需要增長4%,才能保證實際薪酬的正常,但面對工資成本的上升,對于美國企業而言,如果不能傳導出去(加重通脹),就一定會蠶食企業利潤(企業擴張產能的動能下降)。因此,如果通脹不能迅速下降,工資——物價螺旋式通貨膨脹壓力就會持續積累。

    數據來源:Wind

    故美聯儲現在面臨著兩難的選擇:

    ①若想一次性將通脹頑固性“拆彈”,就需要特別“過分”的緊縮,來大幅壓低通脹,直至就業需求出現萎縮令工資薪酬失去上漲動力,但這樣的結果一定加速美國經濟衰退或者引發危機。

    ②若美聯儲懼怕潛在衰退和危機風險的兌現,那么很可能就只能保持相對克制的緊縮節奏,但這樣的結果則是美國工資薪酬還將上漲,進一步固化通脹的頑固性。

    鑒于美聯儲面對的兩難,我們給本輪美聯儲實際加息路徑增加了一個意外選項,將之前的三階段:“大幅加息——放緩加息幅度——停止加息但保持一定時間直至通脹消退”,調整為四階段:“大幅加息——放緩加息幅度——暫停加息——再度加息直至通脹消退”,不過意外的第四階段能否出現以及實施時機的選擇,取決于美國就業和通脹的實況,但不出意外的話,預計此因素將逐漸被市場所意識到,并帶入市場的定價邏輯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參考:

    對2023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走勢預測的重檢

    2023年經濟展望④:10年期美債收益率已越過山丘

     

    (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。責編郵箱:yanguihua@jiemian.com。)

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
    評論

    暫無評論哦,快來評價一下吧!

    下載界面新聞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微博

    美聯儲加息進程可能會有意外的“第四階段”

    美聯儲的預期將會落空,因為本輪通脹具有很強的頑固性。

    美聯儲大樓。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文丨張濤、路思遠(中國建設銀行金融市場部,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)

    去年12月美聯儲公布的預測顯示:至今年年中,美國PCE同比漲幅將回落至3%左右的水平,同期美國失業率還不會大幅抬升,即美國經濟能夠初步實現“軟著陸”。但是克利夫蘭聯儲的近期研究顯示,聯儲的預期將會落空,因為本輪通脹具有很強的頑固性。

    數據來源:FED

    我們收集了1960年以來美國歷次通脹的情況,結果顯示,美國通脹觸峰后的降速基本要慢于觸峰前的漲速,例外情況則是出現2008年次貸危機那樣的極端事件,通脹才會加速下降。如果剔除2008年的通脹周期之后,以每輪通脹峰值為中心的25個月間的通脹變化情況是,通脹峰值平均為6.7%,較12個月前提高了2.4%,通脹觸峰后12個月后平均回落2.1%。若按照此規律來推算,假定本輪PCE峰值就是2022年6月的7%,那么到2023年6月,通脹大概率只能回落至4.9%,大幅高于美聯儲預計的3%。

    數據來源:Wind

    除了上述經驗規律所涵蓋的通脹數據本身潛在變化軌跡之外,造成本輪通脹頑固的重要因素之一,美國勞動市場供需失衡下的工資薪酬的潛在上升壓力。例如,參照美國前財長薩默斯的方法,以2015年至2019年期間美國私營企業工資薪酬增長情況為基線(剔除通脹因素),伴隨美國通脹的飆升,自2021年4月份開始,美國的工資薪酬就持續低于趨勢性水平。截止到目前,偏離幅度已經擴大至4%。

    換而言之,在目前的通脹水平下,美國工資薪酬需要增長4%,才能保證實際薪酬的正常,但面對工資成本的上升,對于美國企業而言,如果不能傳導出去(加重通脹),就一定會蠶食企業利潤(企業擴張產能的動能下降)。因此,如果通脹不能迅速下降,工資——物價螺旋式通貨膨脹壓力就會持續積累。

    數據來源:Wind

    故美聯儲現在面臨著兩難的選擇:

    ①若想一次性將通脹頑固性“拆彈”,就需要特別“過分”的緊縮,來大幅壓低通脹,直至就業需求出現萎縮令工資薪酬失去上漲動力,但這樣的結果一定加速美國經濟衰退或者引發危機。

    ②若美聯儲懼怕潛在衰退和危機風險的兌現,那么很可能就只能保持相對克制的緊縮節奏,但這樣的結果則是美國工資薪酬還將上漲,進一步固化通脹的頑固性。

    鑒于美聯儲面對的兩難,我們給本輪美聯儲實際加息路徑增加了一個意外選項,將之前的三階段:“大幅加息——放緩加息幅度——停止加息但保持一定時間直至通脹消退”,調整為四階段:“大幅加息——放緩加息幅度——暫停加息——再度加息直至通脹消退”,不過意外的第四階段能否出現以及實施時機的選擇,取決于美國就業和通脹的實況,但不出意外的話,預計此因素將逐漸被市場所意識到,并帶入市場的定價邏輯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參考:

    對2023年10年期美債收益率走勢預測的重檢

    2023年經濟展望④:10年期美債收益率已越過山丘

     

    (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。責編郵箱:yanguihua@jiemian.com。)

    未經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,侵權必究。
    色香欲天天天影视综合网,天天爽夜夜爽人人爽,色天天爱天天狠天天透

  • <table id="c576z"><ruby id="c576z"></ruby></table>

    <td id="c576z"></td>

  • <td id="c576z"><option id="c576z"></option></td>
  • <pre id="c576z"><strike id="c576z"></strike></pre>